配种巴士

发布于:2020-10-18

我爸和我妈都在我们家乡一家国营大厂工作,我爸是厂长,我妈是医务室的护士。不知道什幺时候起,我们家就开始富起来了,我爸经常在外面应酬,我妈的衣服首饰也越来越时髦,给我的零花钱也是水涨船高。他们几乎不管我的学习。在这样的条件下,我的成绩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,每况愈下,因此才到了连高中都考不上的地步。我来了南非两年,从来不好好学习,整天跟一帮跟我一样的小留学生中的狐朋狗友一起瞎混,钱花光了就打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