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年秋天

发布于:2020-10-17

转眼间毕业了,意味着我也要开始工作了,在亲友的建议下来到广州。广州 的天气真热,每天顶着酷暑忙碌地奔波于招聘会,应付考官们奇怪刁难的问题, 接受他们高高在上而向下俯视你的眼光,嘴角那丝诡异的微笑让人感觉永远是一 场噩梦。求职人群中一张大专文凭毫不起眼,理论知识高不过本科,实践经验比 不上中专生,高不成底不就,一次次地失败,感觉近二十年的书算是白读了,现 在的大专生估计都处于这种尴尬